鸿运娱乐

2017感动山西十大人物丨梁磊:称霸跤坛12载退役后甘为人梯的“巨无霸”(附视频

来源:首页 | 时间:2018-11-18

  绿色沁源杯·2017“感动山西”十大人物评选活动由山西省文明办指导,山西日报报业集团主办,山西晚报社承办,碧桂园山西区域联合承办,沁源县委宣传部协办。远大·凤玺湾、“心系天下”W2018手机作为合作单位,对活动给予了大力支持。4月27日上午,绿色沁源杯·2017“感动山西”十大人物颁奖会在太原隆重举行。

  你曾是全运会场巨无霸,十二年所向披靡。你成了训练场上新教头,梦想着桃李成蹊。岁月催老英雄,却也成就名师。山西摔跤登上巨人的肩膀,定能再创传奇。

  梁磊,男,36岁,山西省自由式摔跤队教练员。曾获得山西省“五一劳动奖章”“新长征突击手”等荣誉。

  2000年7月,参加专业训练不到两年的梁磊以黑马之姿,一举夺得省运会冠军。赛后,他被选入省体工队。此后,他曾在全运会上实现男子自由式摔跤120公斤级“三连冠”,还曾在亚运会等国际比赛中获得多枚奖牌,成为中国跤坛标志性人物,被称为“山西跤王”、“跤坛巨无霸”。

  2017年第十三届全运会后,梁磊功成身退,正式成为山西省摔跤队教练员。他以身作则,培育出胡展翔等一辈年轻的优秀摔跤运动员。他的家离山西体育中心只有11公里,开车只需要15分钟,但为了保证队员的训练,他每周只能回家一次。

  2017年11月3日,山西省体育博物馆“山西体育名人堂”落成。在开展仪式上,梁磊将自己运动生涯所获得的37枚奖牌,全部捐赠给山西省体育博物馆收藏。37枚奖牌是他征战跤坛20载的收获,包括全运会金牌3枚、铜牌1枚;亚运会铜牌1枚,亚锦赛银牌2枚、铜牌2枚;国际A级赛事银牌2枚;全国年度比赛金牌10枚……

  我是一名从“跤乡”忻州走出来的运动员,从接触摔跤至今已经有20多年。我最想感谢的是体育这个大家庭,感谢摔跤、感谢省体育局和举摔中心领导的高度重视,感谢教练组和保障团队的全力配合,感谢队友们多年来的风雨同舟,感谢社会各界好朋友,也要感谢家人的支持与厚爱。

  多年的训练、比赛导致我多次受伤,但能为了山西体育争夺荣誉,让我觉得一切付出都值得。我认为,自己每个时期、每个阶段、每一块奖牌奖章背后都汇聚着无数人的心血,也应该归功于集体、归功于社会,所以去年我把运动生涯的所有奖牌奖章捐给了体育博物馆。

  作为一个体育人,我想让更多的人关注体育、了解体育、支持体育、参与体育。我们体育人的目的是让全民健身:健身才能健康,健康才能有小康。很荣幸,自己能够成为一名体育工作者。

  如今,我已是山西省摔跤队的一名教练员,虽然角色转换了,但我的梦想不会改变。我要不忘初心,牢记使命,默默奉献,甘当人梯,让年轻运动员站在我的肩上,向着更高的目标去拼搏。这是我们的责任与使命。

  能获得这个奖项,我的心情非常激动。感谢“感动山西”十大人物评选活动这个平台,让我有机会表达我的感激之情。

  @毛豆:以前看过一部电影,叫《大块头有大智慧》。梁磊这个大块头,不光有大智慧,还有大境界。他一直牢牢记得,自己的成绩是在很多人的帮助下取得的。在全运会需要再次披挂上阵的时候,他义无反顾地站了出来,哪怕他的身体早已不复当年;在体育博物馆需要展品的时候,他又义无反顾地站了出来,哪怕那些奖牌记录着他人生的辉煌。挺你,可爱的大块头!

  @风雨人生:俺的老家就在忻州,那里可是真正的跤乡。逢年过节,不管城里乡下,“挠羊”的很多。梁磊早就是俺的偶像了,那个子、那技术没得说。现在,他“年纪大了”,不能再比赛了;但是,俺相信,有他,咱山西的摔跤肯定没问题!加油,梁磊666!

  @铅笔画不出的界限:因为“感动山西”,我第一次知道山西的摔跤这么厉害,也第一次知道梁磊这么厉害。抽空我一定去体育博物馆看看,看看他的奖牌,提前点赞了。

  “砰!”“砰!”“砰!”1月3日上午9点多,山西体育中心自由式摔跤训练馆里,80多名运动员正在捉对厮杀。一个个穿着摔跤服的身体,被对手狠狠砸在摔跤垫上,砸出此起彼伏的沉闷响声,溅起星星点点的汗水。

  奋战的人群中,一身黑色长袖长裤的汉子,两脚微分,双手后背,静静地伫立着,非常显眼。走到跟前,才听到这个身高超过两米、体重足有250多斤的壮汉正在不停念叨着:“注意感受对手的重心”、“注意移动步伐”、“注意发力的位置”……

  如果大家理解不了他的口头指导,壮汉就会叫一名运动员过来。头挨头,肩顶肩,壮汉一边嘴里指导,一边挪步发力,完全不在一个重量级的运动员就被“轻轻”丢在摔跤垫上。又是一声沉闷的“砰”。

  两个小时的训练中,壮汉的嘴几乎没停过,不断地强调一个又一个“注意”。训练结束后,他还加了一句:“天气冷,一定要注意身体,穿好衣服再出去……”铁塔般的汉子,柔声的叮嘱,让记者深感诧异,也暖到心头。

  这个壮汉,就是有中国“跤坛巨无霸”美誉的梁磊。称霸国际式摔跤男子自由式最大级别(120公斤级、125公斤级)10余年后,他仍将自己的青春留在了摔跤场中,成为山西自由式摔跤队教练。

  1982年4月,他出生在“跤乡”忻州市定襄县受禄乡北庄村一个贫寒家庭。他从小生得身高体壮手脚大,14岁时身高已经达到1.84米。在逢年过节举行的挠羊赛(忻州民间的一种摔跤比赛,因冠军奖品为一只羊,挠在肩膀上离去而得名)上,小梁磊已经崭露头角。

  1999年,他被送入忻州市体校,开始专业摔跤训练。然而,正式训练不久,梁磊就受了伤,手腕骨裂。“当时心里也犹豫过,要不要继续练下去。”治疗、康复用了3个月,17岁的少年在痛苦中渐渐从犹豫到坚定。他爱摔跤,为之付出再多也愿意。

  训练,训练,再训练,梁磊是个找准目标就不会放弃的人,训练场上他总是去得最早、走得最晚。2000年7月,参加专业训练不到两年的梁磊以黑马之姿,一举夺得省运会冠军。赛后,他被选入省体工队。

  更高的平台,意味着更大的竞争、更多的付出。梁磊却甘之如饴,咬紧牙关,日夜苦练。一年后,他就获得了全国男子自由式摔跤青年锦标赛120公斤级冠军;2002年,他斩获全国男子自由式摔跤冠军赛120公斤级冠军。当时很少有人能想到,此后的全国大赛中,梁磊所向无敌,全国男子自由式摔跤超重量级进入了长达12年的“梁磊时代”。

  2005年,23岁的梁磊第一次走上全国运动会赛场,迎来了自己的“封王之战”。“比赛在最后一天的最后一场,我的对手有全运会冠军也有全国冠军。当时年龄小,想为队伍拿下这块金牌,压力很大。”最终,梁磊顶住压力,一鼓作气,所向披靡。

  4年后的第十一届全运会时,梁磊如日中天。对手们甚至专门研究出针对梁磊的战术:防守到两分钟结束,然后通过投硬币式的抽签,得到抱腿机会(抱腿为一方站立不动,另一方蹲下两手虚抱对手双腿,裁判吹哨后,一方抱腿,一方挣扎,一般情况下,被抱腿的一方居劣势)。虽然只有50%的机会,但总要比全无机会好得多。四场比赛中,只有第二轮的陕西选手杨五林得到了抱腿机会。但早有准备的梁磊左右摇晃几下后,就轻松解脱,还通过翻滚得分。他也是当天比赛中,惟一一名成功解脱抱腿的运动员。失去了这次机会,该级别比赛也就没有了爆冷的可能。决赛中,对手也没能给梁磊造成丝毫威胁,一分未得,低首服输。

  再过4年,第十二届全运会,年过三旬的梁磊仍然势如破竹,轻松完成“三连冠”!

  12年中,梁磊称霸国内赛场,赢得了“跤王”、“巨无霸”的美誉,在摔跤场上留下了一段传奇。

  第十二届全运会后,梁磊功成身退。身兼教练员和运动员二职的他,把主要的精力放在跟着恩师崔补和学习如何教导运动员。

  2015年,当发现22岁的弟子胡展翔仍显稚嫩、还需时间成长的时候,梁磊着急了。他主动找崔教练,找举重摔跤柔道运动管理中心、省体育局领导请缨,请求再次披挂上阵。“我心里清楚,在辽宁全运会后退役最好。可是,我更知道,很多人成就了我,在省体育局、中心、教练组、后勤团队等各方面的支持和帮助下,我才能有这样的成绩。为了大家,为了体育,为了摔跤,我要再拼一次。”梁磊的想法很坚定,但在半退役两年后复出,其难度超出想象,即使他是曾经的“巨无霸”。

  为了心灵的平静,他关掉了手机,此后的近两年时间再未开机;为了系统的训练,他回家的时间从一周一次,逐渐变成两周一次、一月一次;为了身体的恢复,他按照队医的要求,三餐定量、作息定时……

  上午、下午、晚上三次训练,身体已不复当年的梁磊每次都是靠顽强的意志咬着牙撑下来的。“他年龄大了,肺活量比较差,每次训练完都会呼哧呼哧地喘气,好像要趴在垫子上起不来了。但是,他还是一次次顶了下来。他是我们的榜样。”提起那段时间的梁磊,女子75公斤级运动员王川话语中满是敬佩。“我就像一辆老车,已经开了20万公里,要想重新上路,就要先去4S店修一下,然后到人少的地方跑跑;发现了问题再修,再到市里的公路上跑;再修,才能上高速……”梁磊用一段生动的比喻概括了自己的复出过程。

  但现实往往要残酷得多。两年时间里,他受了五次伤。一次次受伤,一次次康复,一次次咬牙坚持,一次次突破自我。

  2017年9月7日,天津,梁磊终于走上了第十三届全运会赛场。然而,因为一次争议判罚,他在小组赛中输给了解放军队选手邓志伟。这意味着他与弟子胡展翔会师决赛的目标无法完成。此后,他再无败绩,也只能摘得铜牌。最终,胡展翔也输给了邓志伟,获得亚军。

  这一天,35岁的跤王告别了赛场。“四届全运会,这一次我付出最多,收获最大。”梁磊说,他没有为这次复出而后悔。他的目标早已不是金牌,而是爱,对摔跤、对体育、对山西的爱。

  这次转型,对他来说很难。“自己清楚不行,需要给队员讲明白,告诉他们哪些技术是为哪些情况做准备。有些东西你讲不明白,大家理解不清楚,就很难执行。”梁磊说,他首先面对的问题是肚子里有货倒不出来。“被逼无奈”,梁磊近20年运动生涯养成的“动手不动口”的习惯,在日复一日的训练中渐渐改变。现在,昔日的“跤王”成了记者初见时的模样:两个小时的训练,他一直在强调着一个个注意事项。

  即使如此,他仍然担心队员理解不了。每次课后,他都会找一些队员了解情况,沟通交流。此外,他还要抓紧时间学习相关的知识,制定训练计划。

  他的家离山西体育中心只有11公里,开车只需要15分钟,但是他每周只能回家一次。

  “有一天,我妈问我:全运会还没结束?我知道,她是生气了。”梁磊说,他与妻子都是体育人,没时间照顾孩子,7岁的女儿去年送去了寄宿小学,两岁的儿子从小由住在老家忻州的爷爷奶奶抚养。“全运会后,我妈带孩子来太原,想让我多看看孩子,可我还是没时间……”

  梁磊的付出,队员们都记在心里。男子74公斤级运动员、17岁的韩飞说:“第一次见到梁教练,看他高大强壮,心里有点害怕。时间长了,就知道他这个人很好。他对我们要求很严格,也经常和我们聊天,开导我们。”韩飞说,他有很多目标,“省冠军,然后是全国冠军、国际冠军、奥运冠军。”他的第一目标是明年的二青会。“我和梁教练相互配合,没有问题!”

  梁磊同样对弟子们寄予厚望。“我的目标比较大,现在不能说,只能放在这里。”他用砂锅大拳头敲了敲自己的胸口。

  而在另一段对话中,他的大目标已经呼之欲出。去年11月3日,梁磊将自己运动生涯中的37枚奖牌悉数捐给山西省体育博物馆,其中包括全运会金牌3枚、铜牌1枚,亚运会铜牌1枚,亚锦赛银牌2枚、铜牌2枚,国际A级赛事银牌2枚,全国年度比赛金牌10枚……记者问他有没有不舍时,他回答:“以后还会有的,现在奥运会、全运会都会给教练员颁发奖牌。”

  昔日的“跤坛巨无霸”甘为人梯,山西的摔跤健儿站在他的肩膀上必将能望得更远!

  或许梁磊的高大威猛给记者留下的印象过于深刻,当看到他在训练场上循循善诱、诲人不倦时,记者心中总有些难以置信。其实,对他来说,再艰难再巨大的转变都是正常的,因为对摔跤、对体育、对山西的爱与担当。

  因为这份爱与担当,他从一个强壮的少年成为无敌跤王,他在半退役两年后重返赛场,他吃过太多的苦流过太多的汗也受过很多的伤。现在,他自然可以为了这份爱与担当,改变自己的性格习惯,改变工作的方式方法。

  他甚至想把这份爱与担当让儿女们传承下去。他让女儿跟着游泳名将赵瑾学习游泳,期盼着儿子能去NBA。他说:“我身高两米,我老婆也有1米8,孩子们个子肯定会很高。这么好的基因可不能浪费了。”

  去年,印度体育电影 《摔跤吧,爸爸》热映的时候,他和妻子看了三四次,还带着女儿看了一次。“最让我感动的是,(电影中)父亲对摔跤梦想的追求……”

鸿运娱乐相关

    无相关信息